谁是真凶.思月书院迷踪(连载十七) 三皇子是谁

2022-04-21 10:01:27

思月书院迷踪

第十七回 谁是真凶

文/瑞丽

前文链接:

消失的学员.思月书院迷踪(连载十六)

书院今年的红梅开的晚了些,红艳艳的很是好看,那风一吹竟然裹着香气。

苏幕遮无心欣赏盛开的红梅,急匆匆带着温柔无缺前往卧山房。

陈怀玉父母已经被大车接到书院,老太太六十多岁,圆脸上有几点麻子,穿了件蓝底的长袄外罩着绵背心,脑后一个发髻,别了根银簪子,一路上用绢子捂脸,儿一声肉一声哭到书院。陈怀玉父亲头戴一顶瓜皮小帽,穿了一件灰色长袍棉衣,典型的小生意人的形象,他袖着两只手,唉声叹气直摇头。

夫妻俩也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求姑姑拜奶奶好容易进了思月书院,不到一年,竟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他们也不知背地里流了多少眼泪。

一听说儿子有信了,老太太禁不住大哭起来。

夫妻俩被人带到卧山房,看到盖在席子下的儿子,老太太腿一软,瘫坐在地,拍着两腿哭起来。

怎么也没想到失踪那么久的儿子,再见已经是阴阳两隔,白发人送黑发人。

“怀玉啊,早知道是这样,娘说什么也不让你来读书,我可怜的儿,你好好的怎么就死了,你撇下娘跟你爹可该怎么活?”

陈怀玉的爹,眼里的泪登时像青丝一般掉下来,颤颤巍巍去掀席子,老太太连哭带爬,去看陈怀玉的脸,不看则已,看了咕咚倒在地上闭过气去。

柳半画也看了心酸,苏幕遮靠的最近,抢上前去,一手托了老太太后背,一手用手指尖掐老人的人中。

围观了不少学员跟讲书,纷纷窃窃私语,今日之事,可怜可叹,又可怕。

陈怀玉的爹还在硬撑着,看了儿子脸,又看了儿子的全身,儿子脖子下裂开的伤口,像个锥子一样,在锥他的心,儿子是被人害死的。

他小心翼翼打量儿子全身,想要找出来什么一样,他的眼光突然注意到儿子的手,似乎儿子的手里握着什么东西。

苏幕遮也注意到了。

老人家用手把那个东西从陈怀玉的手里抠了出来。

用眼一看,居然是个怀表,可能在地下埋的久了,已经不再走动。

陈怀玉的父亲喃喃自语:“这个东西可不像我儿子的!”

苏幕遮说道:“老伯伯,你把这怀表给我,兴许能找到害死你儿子的真凶。”苏幕遮说完看向孙若雨讲书,忽见孙若雨讲书脸上颜色变了变,转瞬即逝。

他点点头,也未置可否。

陈怀玉父亲含泪把怀表交给苏幕遮。

苏幕遮用手绢包好,想要交给孙若雨讲书,手伸出去一半,又缩回来,递给了温柔无缺,温柔无缺一笑,接了过去。

柳半画注意到,孙若雨的神色有些异样,不由心中一愣,用手戳了下王承均,王承均也暗暗看了孙若雨讲书一眼。

满清时代,若地面死人,匿不报官,官府是要追究的,书院为此不敢擅自买棺停放。只能用草席遮盖尸首。

书院又出面两个能言善变的讲书,给老人分析利弊,一边给了银子安排后事,一边告诉两位老人,书院会找出凶手,交给官府,陈怀玉的父母本来就是没有见过市面的忠厚人,听书院承诺找出凶手,如果报官会连累书院等等,只得含泪心酸答应,当夜带了儿子尸首先回乡下,等书院消息。

第二天一早,苏幕遮带人在书院贴了怀表告示,查找怀表主人。

告示前围满了众多学员,在告示前指指点点。

柳半画在告示前,问王承均说道:“我们好像不曾注意到死者的手吗?”

王承均也不甚记得具体许多,只知道当时震惊,恐惧。

如果怀表不是陈怀玉的,那是谁的呢?真是节外生枝。

未到晌午,书院一阵传言,孙若雨讲书被苏幕遮带人请进了禁闭室。

听说有人证明,曾亲眼见过孙若雨挂过怀表。

调查人突然变成了嫌疑人,画风突变,孙若雨交不出自己的怀表,以证清白。院长亲自让苏幕遮把孙若雨关了禁闭室,只等天亮报官。

柳半画跟王承均也是面面相觑,这两天发生的事太多了,让他们应接不暇,嫌疑最大的不是夏乔木吗,怎么孙若雨讲书也牵扯进去了?

院长更是摇头叹息,孙若雨讲书在书院快十五年了,从未有过失格的事,怎么就杀死了陈怀玉,他不能置之不理,要给陈怀玉家人一个说法,也要避免书院再有类似的事发生。

黑夜遮盖了一切,禁闭室的门被悄悄打开,孙若雨倚墙而坐。

“我不明白,你为何让我把怀表塞在陈怀玉的手上,就为了证明自己是真凶吗?”

温怀古压低了声音:“我根本不相信,是孙讲书你做的。”

“怀古,这是最好的方式了,这是减少损失的唯一办法,我很欣慰我们的人中能有你这样的少年英雄,你坐到我面前来,我有话要告诉你。”

温怀古走了过去,在他面前缓缓坐下。

孙若雨拿起温怀古的手,轻轻的说道:“一将成名万骨枯,从来都是杀敌一千自损五百,天下没那么容易的事,绝对不能调查夏乔木,他在西山暗暗筹资助我们举事,夏乔木若是有事,我们钱粮无人可靠。那么我们这么多年心血白费了。”

“陈怀玉是夏乔木杀的吗?”温怀古问道。

“夏乔木没有杀陈怀玉,陈怀玉在桂花林发现到我们隐藏在那里的地道,执意要告诉院长,夏乔木阻拦不住。为此夏乔木跟陈怀玉还打了一架,跳入锦鲤池的,是夏乔木,他为了隐藏陈怀玉失踪不得己为之。陈怀玉是伤在史得威大哥手里,史大哥挖眼吃珠离开书院多半也是因为伤了几个无辜的学员内疚。怀古,我若明天被官府拿去,死而无憾,你还需要做一件事,我才放心。”

“我去之后,你要想法设法保护居不言讲书,无论何时何地,他是我们这么多年努力的方向,我知道也从来没有人告诉你居不言讲书真实身份,因为你资历不够,活着的死去的,都是为了他,去拼这条命的。他不是别人,他是明朝三皇子,朱慈炤。”

温怀古一刹那脑子一片空白,他跟着师傅参加两次跟满清的战斗,师傅跟他说,我们要反清复明,要把满人赶出中原,要为天下百姓,光复明朝而战,却从来没有告诉他,他们拥护的是朱三太子,也从来没有告诉他,真实朱三太子在思月书院。

“你不必要惊慌,不告诉你是好事,你太年轻,遇事不知轻重,我料定,怀表也只能暂时绊住苏幕遮,他是个聪明人,不出两天,他就会反应过来,夏乔木还是会有危险,你要帮我去西山一趟,越快越好,通知夏乔木化整为零,就地解散弟兄们,要他带人去四川投秦良玉再做打算,我这里有一封信,你带去,夏乔木自然明白。”

温怀古接了信放在怀里,不敢久留,翻身出了禁闭室,跃过书院的大墙,骑马直奔西山而去。

温柔无缺看着那块怀表,用手帕擦了上面污物说:“螳螂扑蝉黄雀在后,真不知道是谁啄了老鹰的眼,我就好奇一件,这表怎么到了尸首上的?”

“你也怀疑有人故意转移我们视线?”苏幕遮说道。

“不然呢,这怀表就像新的一样闪亮,按道理,埋在地下很久,不是要有生锈的痕迹吗?更奇怪的是,孙若雨讲书没有否认怀表不是他的: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有人栽赃孙若雨讲书,另一种可能就是孙若雨讲书故意揽在自己身上。”

“去禁闭室。”苏幕遮站起来,随手拿起怀表。

“王承均,你相信是孙若雨讲书杀了陈怀玉吗?我一点都不相信。说起来,他与家父还是至交好友呢,那块表也出现的诡异。”

王承均看了她一眼说道:“亲自问孙若雨讲书吧。”

禁闭室的门被他推开了,两人都呆若木鸡,房梁上悬挂着孙若雨讲书,他居然用自己系腰的带子,投缳自尽了。

柳半画指着孙若雨的摇晃的身子,已经说不出话来。

随后赶到的苏幕遮跟温柔无缺也大吃一惊。

忽然背后一人大声说到:“你们在干什么!?”

(欲知后事,请看下回!)

2、 春谒禹王山

3、 木香的心事

编辑:枫声

上一篇: 《庆余年2》里他的大结局让人既心酸又同情 三皇子李承平
下一篇: 9个最奇葩的专利!你能猜到谁是第一算我输! 最经典的杀马特句子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