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骡马驿道”到天堑通途—— 交通援藏破局:雪域高原筑“天路” 雪域英文缩写

2022-04-18 20:23:28

新闻

封面故事

▲山东第八批交通援藏干部检查调研EPC项目进展情况。

他们来自齐鲁,名字却与改革开放的西藏日喀则交通运输事业紧紧相连。

有人把进藏之路比喻为“眼睛在天堂,身体在地狱”。随着国家战略的逐渐深入,对口支援工作也在与时俱进。山东第八批交通援藏干部以创新发展理念,推动鲁藏构建起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交通战略合作新格局。

这是一场关于道路、出行和扶贫的自外而内的变革。他们带着山东人的深情厚意和先进的发展理念,在高山丛岭的羊肠小道,在跨越江河的藤桥溜索,让一个个援藏项目成为交通建设的“内生动力”,在日喀则广袤大地上踏出造血式、跨越式发展的新时代足音。

八千里路云和月:“交通强国·鲁藏携手在行动”

我的家乡在日喀则,

那里有条美丽的河,

阿妈拉说牛羊满山坡,

那是因为菩萨保佑的……

每当听到韩红的这首《家乡》,大家都会心驰神往。歌里的这条“美丽的河”叫做年楚河,它和奔腾不息的雅鲁藏布江在城的东北角交汇,日夜滋养着日喀则这片神奇的后藏圣土。

这里是西藏第二大城市,也一直是交通枢纽之地,318国道、日亚公路、拉普公路、中尼公路贯通东西南北。交通兴、百业兴。对曾经“羊肠小道猴子路,云梯溜索独木桥”的雪域高原来说,发展现代交通的意义更是非比寻常。

日喀则市交通运输局局长顿珠回忆起1986年的一天,他早上五点从日喀则出发,走了二十多个小时,次日凌晨两点才抵达拉萨贡嘎机场的情形。他感慨:“‘要想富,先修路’这句话永远不过时。时至今日,道路交通环境仍是一地发展所必需的条件和依靠。”

2016年6月24日,受山东省交通运输厅党组委派,鹿俊峰、胡佳波进驻日喀则,加入到第八批交通援建日喀则的队伍之中。鹿俊峰至今记得报到那天的场景,他和胡佳波抱着“把身外事放下,家国情怀无价”的信念,庄严接过了组织交给的援藏使命。

缺人才,缺技术,缺精细管理,与“十三五”期间交通建设的快速发展不匹配,这是日喀则交通发展面临的最大难题。鹿俊峰、胡佳波进藏不到半年时间,跋山涉水近8000公里,翻越海拔超过4500米的孔唐拉姆山、仲拉山等十多座,跑遍了全市18个县区的交通公路摸情况,最偏远地段都留下了他们工作调研的足迹——

八千里路云和月。从地震之后的冰湖溃坝,到差点发生交通事故的高原惊魂,为了找准日喀则交通发展的瓶颈和核心问题,他们一路披荆斩棘。

2016年11月11日,山东交通与日喀则交通签订《关于交通运输系统“请进来 走出去” 促进交往交流交融 建立合作共赢机制框架协议》和《关于强化科技支撑 提升创新能力 建立交往交流交融合作共赢机制意向书》,以此为起点,构建起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鲁藏交通战略合作平台。

短短两年多时间里,战略合作已发展成为以“交通强国·鲁藏携手在行动”为主题的交通援藏重大活动。

当前,鹿俊峰在局里任党委委员、副局长,分管工作之外还负责山东交通援藏工作,并兼任其他几项工作;胡佳波在局里任局长助理、总工程师,并主持质监分站工作。

两年多来,第八批交通援藏干部既做好了锦上添花的工作,更搭建起雪中送炭的平台,在人才交流培训、公路试验检测、交通规划、交通课题研究和交通信息化建设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成功开启以股份制合作的市场化发展模式,走出了一条鲁藏交通经济合作援藏的新路子。

▲山东第八批交通援藏干部来到海拔4400米的康马至嘎拉路段,检查验收路段大中修工程。

经济合作援藏的新路子

80后藏族干部格桑顿珠,2017年到淄博市公路管理局任工程科副科长半年,回来后独当一面,利用在山东“取经”学到的先进理念、管理模式和技术水平,促进本地工作,“以前是井底之蛙,现在知道山外有山。以前规划工作只能看到眼皮子底下,现在能跳出来看。”

格桑顿珠的“蝶变”是交通对口援藏工作新格局下人才交流的一个缩影。

日喀则交通基础设施需要大建设,支撑交通发展的交通管理、交通人才更需要大提升:“请进来”和“走出去”是开出的一剂良药。

日喀则交通运输局局长顿珠向记者介绍,一方面把日喀则最需要的山东交通顶尖人才请进来授课交流,或通过合作形式聘用到日喀则工作;一方面每年派遣日喀则交通干部到山东挂实职锻炼,“时间长、工作实,效果好。”继2017年有4名干部技术骨干赴山东挂职锻炼后,日喀则18个县市的交通局长和交通局科长将分两批到山东挂职培训。

对口支援日喀则,并非仅是经济的援助,更是鲁藏人才交流交融交往的不断发展,在这个过程中,新的合作模式也在同时酝酿成型。

原有的日喀则市交通检测中心,没有专职技术人员,场地狭小,设备简陋,一年到头开展不了几次业务,最困难的时候,靠租赁资质过日子。2016年划转到新成立的西藏日喀则珠峰交通建设投资有限公司。

2017年7月28日,经过半年多艰苦的前期过渡准备工作,日喀则珠峰交通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与山东交通科学研究院、山东华鉴工程检测有限公司共同签订《日喀则公路工程实验检测中心合作协议》,实验检测合作项目正式展开。

在此基础上,西藏珠峰交通工程检测公司于2017年9月28日成立,随着公路建设、管理、养护标准化的推进,从破败不堪发展为充满现代气息的企业。公司利用合作三方的优势资源,承揽了包括日喀则市农村公路EPC总承包项目第三方质量检测服务(三标段)、交通专项扶贫及脱贫摘帽项目试验检测服务等总计2500余万元的检测业务,年缴税百万元以上。

生命力不仅在于坚持不懈的能力,还在于重新开始的能力。山东交通援藏干部不仅如是思考,更如是行动。

2016年11月份以前,日喀则市交通运输系统信息化建设处于零起步阶段,“以前仅限于打个电话、上个网,文件流转、资料传阅等工作完全靠人工”,效率低下,信息滞后,重复劳动多等诸多问题已经不适应交通建设现代化发展的需求。

2018年5月,日喀则珠峰交通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与山东路科公路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联合出资的“西藏优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资金到位、相关技术人员到位,内外网进行改造施工、OA办公系统建设陆续完成,日喀则交通信息化建设走在了全区前列。

此外,在日喀则交通科研领域,长期处于“不知课题为何物”。在援藏干部的努力下,日喀则交通运输局与山东省交科院在西藏自治区科技厅申报通过的《高原农村公路EPC建设标准与关键指标控制体系应用研究》课题项目“填补了交通领域申报科技课题的空白”;而在日喀则日谢路大修项目正在实施的《基于高原气候条件下的路面废旧材料综合再生利用关键技术研究项目》课题,前瞻性地促进了节能减排在西藏地区的推动。

三年援藏任重道远,无时无刻不在磨练着他们的意志,也磨练着家属的身心和情感。

“江水三千里,家书十五行。行行别无语,只道早还乡。”对援藏干部家属来说,最担心的是他们身体健康状况。鹿俊峰的妻子在家书中写道:“70多岁的婆婆专门学会了用微信,每逢看到儿子特意发给她的西藏图片或报平安消息,老人就特别高兴。其实我们都明白她老人家担心大家骗她,不放心,想亲眼看看这个儿子啊……”

采访期间,正逢胡佳波的儿子过10岁生日,看着视频那边孩子的笑脸,胡佳波又欣慰又心疼。和其他抛家舍业的援藏干部一样,他们是丈夫,是父亲,是儿子。但他们人在日喀则,心在日喀则,西藏,有他们的家国情怀,有他们共同的诗和远方。

EPC模式扶贫革命:打通“西藏粮仓”动脉

太阳像往常一样升起,日喀则市达木夏乡德莱村开始有了生机。巴桑一家早早起了床,这是他们多年的习惯。接过卓玛亲手打的酥油茶,巴桑觉得现在的日子就像加了糖的糌粑,又香又甜。今天巴桑要去县城,但他并不着急赶路,因为家门口刚刚修好的路比以前要好走得多。

巴桑家门口的路,就是日喀则市采用EPC模式修建的农村公路。巴桑不清楚什么是投融资+EPC,但他知道这是从前不曾有过的事情,而且他参与了这条公路的建设,拿到了不少的工钱。

采用EPC模式修建农村公路,在日喀则的历史上是第一次,在西藏全区也是第一次。

在素有“世界青稞之乡”“西藏粮仓”之称的日喀则,农村公路总里程占到80%。点多、线长、面广。要打破农村公路建设因资金短缺长久不能摆脱的小、散、弱困局,发展农牧业,消灭贫困村,破局刻不容缓。

破局,就需要有新的思维。

解决资金问题的突破口,就是寻找社会资本与政府的合作。EPC是“设计、采购、建设”模式的英文缩写,投融资+EPC项目采用“政府回购服务”建设模式,项目全部由EPC总承包企业融资建设。经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同意,在市委、市政府的强力支持下,日喀则市率先在全区开展农村公路EPC建设模式试点工作。

“作为新兴事物,EPC的投融资模式,不仅解决了我们一直以来依靠国家投资采取的融资方式。用社会力量解决项目的资金问题,也解决了建设工期长、工程质量不稳定的问题,让老百姓提前走上柏油路。”顿珠局长说。“可以说,引入EPC总承包模式,是对日喀则农村公路建设的一次提档加速。”

作为试点,桑珠孜区和谢通门县共有98个项目,总投资超过48亿元,总里程1600多公里,覆盖了一区一县的农业区和牧业区,率先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托底指标。

公路就像是血脉,为当地的经济活动注入了活力。1600多公里的里程,书写了一段不寻常的历史。

萨卓村的拉姆曲珍深有体会:“没修路之前,我们只能爬山过去,要么找马驴用人背。2008年我妈妈突然生病,路被水淹了,我爸找了好几个人爬山把我妈背过去,差一点人就去世了。现在想去哪就去哪,生病了自己找个车就可以去医院了。”

与此同时,盼望走出贫困、盼望致富的农牧民,在家门口找到了工作。项目沿线乡村的大学毕业生,找到了用武之地。他们在家乡参与建设的公路,逐渐取代了儿时的破败记忆,指向未来的美好前程。

奋战在日喀则,建功在日喀则。回忆起交通援藏战线上的点点滴滴,鹿俊峰说:“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少了我,是一种遗憾。”胡佳波说:“援藏带给我内心的成长。”

有一首歌最能表达他们的情怀:“冰雪裹满裤腿,寒风吹透衣背,你不知道我是谁,我却知道我为了谁。为了谁,为了藏汉一家亲,为了祖国大地更美丽,奉献青春今生无悔!”

他们不会忘记日喀则,日喀则也不会忘记他们。笑看来时路,他们不输形象,不辱使命。交通援藏还在路上,他们的故事也还在继续。

上一篇: 谁能超越赵丽颖,影版《花千骨》5月开拍,baby曾是备选女主之一 穿越花千骨原创女主
下一篇: 娃哈哈新销售模式遭代理商“反水”,声称被娃哈哈“骗了”? 娃哈哈新品代理靠谱吗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