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树行村秘史:大师 “金兄”爱恨别小村,主持“月老”有否掉水沟 金兄

2022-02-06 16:04:24

(杨树行村秘史之25)

杨树行村昨天(4月19日)正逢星期天,人流总体平稳,至傍晚时分,也无特别紧要的大事发生,光明顶那儿的歌舞升平,就能够看出,这一天还是平安地熬过来了。

正在光明顶直播的主播“大军歌”,突然接到“月老”连麦的信息,由此引发了昨晚波动了整个小村的“月老掉水沟”疑云。

“月老”有没有掉水沟?

我们按照事件的顺序稍作梳理。

主播“大军歌”接到“月老”的连麦。

“月老”焦急的声音传来:“你赶紧下来,我给你发微信,速度。”

“大军歌”问:“你在哪个地方?”

“月老”的声音:“在马场那儿,快点。”

“大军歌”回应:“好,马上下来。”

他收拾直播架,下了光明顶,走之前,他还用镜头扫了一下光明顶。

光明顶到马场那儿,在走过最初的一片灯光映照下的地块之后,很快陷入漆黑的浓墨之中。

光明顶到马场距离并不远,很快就到了。

然后听到“大军歌”与黑暗中的人的对话:

“你来了没有?”

“我马上到了。”

“你赶紧关播。”

随即,“大军歌”的直播间关闭。

就此,引发了小村当晚各路主播从小村的各个方向,向马场那儿增援的一起轩然大波。

各路人马相继来到了马场,但这里却没有一个人,一切安然无恙。

最后,各路主播确认这不过是一个假消息而已。

但是,明显的一个事实是,“月老”不见了。

有粉丝报告,“月老”住宿的地方,门开着,但人不见了。

“月老”去哪儿了?

一时,小村里掀起了浩大的寻找“月老”的行动,包括村领导,都参与到寻找“月老”的人流之中。

因为有粉丝提供消息,晚上,“月老”在“夺哥”的羊排店吃晚饭的,村长与一些主播便到了“夺哥”的门前,好久“夺哥”才开门,问发生了发生事,说他已经睡觉了,对是否看到“月老”,他说下午没有看见“月老”。

此时才九点多钟,他说已经休息了,让粉丝们觉得有一点不合常理。

后来,他大致说,他就是一个卖羊肉的,不知道这里面的事情。

然后村领导一行离开。

就在“月老”不知所踪的时候,突然,“月老”的直播间开了。

“月老”好像出现在“野外生存”的直播现场,气喘吁吁,不作解释,只是说这是什么地方,镜头里一片漆黑,不知身处何地。

就这么悬疑地吸引着日益涌入粉丝的直播间,突然间,镜头里有了灯光,随即就进了他自己的房间。

他展示他的衣服上满是杂物,手机浸水,裤子上有明显的水迹。他连说冻死了。

然后他脱下衣服,裹进了被子。

他究竟遭遇到什么?

一般人在这样的情况下,肯定会心有余悸地介绍自己刚才的遭遇,但“月老”从始到终,都没有介绍他掉入水沟的详细细节。

他的这种故弄玄虚的表现,实在令粉丝大跌眼镜,当晚,各直播间里,都在讨论“月老”有剧本。

“月老”安宁下来,无视直播间里众多铁粉对他的关心,询问刚才遭遇了什么,而是怒怼那些黑粉们:“你们想说就怎么说,你们的口积一点德。”

好像他一开始就知道有这些黑粉等待着,他一坐下来,就重点对付那些他早已预见到的“黑粉们”。

他为什么对那些更多的关心的人,视而不见,而是对质疑大动肝火呢?

他的这种表现,令质疑的呼声,在当晚进一步发酵。

期间村领导也来关心询问,他只是说:“这是自己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没事,没事了。”

然后,他断断续续地描画出当晚他的失踪之因,“你们想说就怎么说好吧,就是喝多了八+一,掉进了沟里好吧。”

对当时前去找他的“大军歌”的后来情况,他说没事。当晚,“大军歌”并没有显身。

那么,“月老”对当晚的认定,就是顺从了粉丝们的猜测,而真相何在?

你想想,如果你在外面遭遇到一件意外,回来之后,你肯定会向家里的人,详细地描述具体的进程,一是为了分担自己的紧张,二是让家里人,帮助自己出谋画策,但“月老”完全违背正常人的表现。

“月老”对掉水沟的细节的欲说不休,让疑云更加深重。

而奇怪的是,“月老”竟然还有闲心在连麦的时候,主动提出与另一个主播PK。倒是那个主播预想着“月老”会惊魂未定,没有答应。

这一条线索,暂且搁过,静等发酵壮大,露出真相。

就在这两天,一直在杨树行村边缘地带游荡的金巧根,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杨树行村。

具体日期不明,没有人在乎他的存在。

其实他的心,早已离开了杨树行村。

他来这个村的动机是什么?

个人感觉到,他是想到这里来实现他的抱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士”,必须依靠一个载体,才能发挥作用。

这就是中国人所说的:“士为知已者而死”的出处。

但是,他早已经失望。他说,他把汉服换下来的时候,就已经表示他的心离开了。

他说特别喜欢山东,这应该是他这么长的时间驻足杨树行村的原因。

他是3月9日从南京出发,10日来到了杨树行村的。

他不隐讳他的目的:我也是费尽心机,希望把思想、理念、观点传递出来,传递红色的沂蒙精神。

另一个方面,他也说自己这些年来到处漂泊,拜访了文化界赫赫有名的人士,得到了他们的认可、理解和支持。

可以看出,他自认为他有着对时代思想的把握,另一个得到了当代文化界的肯定,从自己的内在与外在方面,他都认为自己是一个能够打造杨树行村精神的人,他直陈:“我到杨树行村恰如其分,没有比我更合适的人。”

他一直强调,要用文化来引领,然后去传播,这样还会有转圜的余地。

他所说的文化,就是用红色的沂蒙精神来赋予面哥以新的内涵。

他有没有私心?

他说:我有自己的私心,希望在传播文化的同时,开始让孩子知道爸爸是有精神的文化人。

他的孩子被前妻带走,不让他看到,他在寻找自己的孩子,也在寻找认可他的精神的传人。

但是,杨树行村不可能按照他的这一套理论上的框架来套用。

一个农村大集的现实与复杂程度,远不是他的单一的理论,能够包容与镇定下来的。

过去很少发视频的他,最近发了几个感伤的视频。

他看到“口罩哥”的离去,肯定他的完身而退,他感慨“实在弟”的落荒而走,独到地捕捉了“实在弟”的免费发放水与水果的摊位那儿的人去楼空,而具有暗示性意义的是,“口罩哥”留下来的喇叭,正挂在这儿,依然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进入这个村庄耳熟能详的戴口罩的告诫。

金巧根比较了两个作为杨树行村正能量代表的两个哥的不同结局,肯定有着他自己的结论。

但金巧根并没有在视频中作出过多的解释。

对金巧根的语言表达方式,笔者还是相当熟悉的,因为笔者与他的受教育的语境及表达空间比较近似,能够非常熟悉他的每一个书面语里表达的意思。

他想以沂蒙精神来包装面哥,而且我们在视频里也看到,他让面哥的母亲唱起了一首早先的流传在沂蒙的红歌,试图通过他的身体力行,来证明面哥的出现,有着红色文化的血脉充注。

但是知识分子在庙堂上的设计,是无法匹合现实中国的现实的,也不可能指导着具体的现实实践者的。

如果面哥把金巧根奉为上宾,听从于他,按照他的理念打造自己的文化定位,那么,复杂的各种力量交锋,会把金巧根想象的这种文化的良药冲得体无完肤。

面哥现在的坚实的土壤,就是他的“撸起袖子踏实干”的这一点,他坚守着这一点,就免掉了架空的形而上学理念的空中楼阁的性质,一有风吹草动,就会烟消云散。

那个流浪大师为什么抗不住岁月的摧残,而香消玉殒?

就是流浪大师没有坚实的土壤,他没有他能够恒定的不需要争执的东西。面哥有着他的永恒不变的“三元拉面”存在,这就是一个坚守的土壤。

这也保证了面哥能够配备以不变应万变的基本定力。

“三元拉面”,看起来价值不大,但与十五年的时长匹配起来,便有一种战无不胜的力道。

面哥就通过这种力道,在光明顶力克群雄,无坚不摧。

金巧根的理想,正是屈原所说:哀人生之须臾,叹功名之不立。

他带着他的理想无法落脚到现实中的失落,挂靴而去。

而在这一天离去的,还有意图在这里开创助农功业的“鹅蛋哥”。

笔者对他的关注,是因为独臂侠在费县人民医院落魄而归的那个时点。

当时独臂侠名声暴跌,是否还能够被光明顶接受,还成疑案。

“鹅蛋哥”拉了独臂侠一把,让独臂侠跟着他去助农。

当时的独臂侠的情绪跌落到最低点,他带着一声不吭的独臂侠,上了面哥提供的免费中巴车上的住宿点。

独臂侠上了铺,倒头便睡,就此,笔者注意到“鹅蛋哥”这个来自菏泽的寻梦者。

“鹅蛋哥”觉得独臂侠难以在光明顶上立足了,不如去跟自己干一些实事,也能脱离是非之地,改变自己的尴尬境地。

但独臂侠最后并没有离开光明顶,一旦他重新融入了光明顶,他又恢复了原样,在这里干起了老本行。

“鹅蛋哥”一直走在助农的路上,他想在外面租一间房子,有一个更大的容纳助农产品的空间,但是一直没有如愿,这样,他的住宿地,一直是面哥提供的那个餐车上。

而那一天马场篝火晚会的风波,却让他重重地受到了一次打击。

他当晚也出席了晚会,但是看到那么多人,他也早早地离开了现场。

这个篝火晚会,直接导致了“实在弟”的出走,也由此导致了来到杨树行村的主播们的再次站队。

第二天,走在依然如昨的小村里,“鹅蛋哥”却感到之前的一切美好,悄然地发生了变化。

人的心理,在影响着他对世界的观察,他觉得那同样的水,同样的树,不复如昨日的温馨与安宁。

他从邻市抱着自己的梦想,来到杨树行村,觉得这里有这么好的条件,借助这里传扬的一种温馨的情怀,一定会飞得更高、飞得更远。

但是,马场事件,却让他看到,一次无意参加的晚宴,竟然背后有着站位的微妙争夺,他属于那个被别人认定的踏上贼船的那一个人。

小村在他的眼睛里发生了变化,而随即传言又沸反盈天,说他是马场事件的“四人帮”之一。

这个耿直的梦想青年,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传言袭击,决定回家去了。

他的家里养着鹅,“鹅蛋”是他家的主要农副产品,这也是他的“鹅蛋哥”的名号的来历。

昨天,他把餐车上的行李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下了车,然后又上了车,他的眼里,一定会闪烁着恋恋不舍,同时,他的心里,又怀着强烈的不解与困惑。

为什么自己的心里会装着憧憬而来,却在离去的时候,装着满腹的酸楚,在哪一点,他有了错?

外面阳光灿烂,但他的内心,却阴沉一片。

他沿着向村外的路,悄然地走去。

身后光明顶那儿,隐约的音律,依然神采飞扬地传来,但已经没有一点挽留他的脚步的吸引力。

以前,他最习惯的动作,就是从他的住宿的车上,向坡上攀爬几步,来到光明顶上,在这里转上一圈,如果有空隙,但也会用它的五音不全的嗓门,唱上一首歌。

这里曾经是他的精神的领地,一种无由的温暖的情怀,曾经回荡在他的心里,但一旦心里的这种支撑没有了,那么,那个曾经的宝地,便毫无光彩与魅力。

别了,小村。

这是谁之错?

而在同天,“跑调姐”也生出了离开杨树行村的念头。

之前,她与另一个名叫“歌神姐”的奇装异服的女人,在杨树行村里作势炒作,是当时牛鬼蛇神的代表性人物。

但当时的那种负面指责,并没有使她选择退却,但是,现在她却感到心累了,这才是她觉得杨树行村呆着痛苦与左支右绌的原因。

“跑调姐”一直住在“实在弟”提供的民宿中,这次马场事件,她统计出席的主播名单,在她看来,不过是一件简单的代劳而已,但是没有想到她却成了帮凶,当晚,她为自己的委屈痛哭流涕,嗓音嘶哑,第二天,又来到光明顶,欲为自己正名。

然后,“实在弟”走了,急转直下,她不得不选择了道歉。其实她有什么错呢?但在阴谋论的作用下,她就成了一个帮凶。

她感到深深的心累。

想发一个视频,就会被认为是挑事,她不得不谨小慎微。

这样的空间,还有什么呆下去的理由?

真正的让人离去的驱动力,是心累。

之前,她被指责为低俗,都没有动摇她在这里如鱼得水的劲头,但一个看不见的心累,却让她萌生退意。

就在“跑调姐”心怀疲惫的时候,之前与她搭档的难分彼此的“歌神姐”,却兴高采烈,在她的家乡,打点衣装,前往她的心系心念的杨树行村。

她满脸喜悦,哼着小曲,走出家门,开起坐骑,向那个在她的心目中充满着美好的杨树行村出发。

这一阵子,主播们走了一拨,也来了一拨。

走的,是因为心伤。

如果没有心伤的走,那是最好的走。

而心伤的走,是一件最痛苦的走。

新来的主播们,带着新的一尘不染的期冀,继续上一轮主播的情感跌宕。

他们会这里获得新收获与体验吗?

光明顶依然光明万丈。

昨天,黄二蛋出现在水库那个方向,当时一个女主播正在那里唱歌,扭头一看,黄二蛋在那儿,吓得立刻花容失色,折身就下了水库。

而黄二蛋昨天在他的直播间里,带着几个男男女女的主播,也开起了与光明顶那儿近乎是分庭抗礼的演艺表演。

只是,光明顶那个CBD舞台,因为面哥的精神支撑,可以洗涤节目可能被冠上的低俗而平庸,但黄二蛋这里显然不具备这个功能,整个演艺表演被粉丝们纷纷斥责。

而黄二蛋更在现场,作出一副“再逼我,就破釜沉舟”状,欲拿出他的视频爆料。

有一刻,他似乎真的走到了极限,说,现在就带你们去看视频。

他从袋子里,拿出一个他认为是爆炸级黑料的储存U盘,来到车子旁边,准备播放给大家看。

出人意料的是,八卦主播“老王”出现在镜头里,他说,这个视频不要放,放了不好,会损坏面哥的形象。

黄二蛋最终没有播放这个他一直自名为核弹性质的视频。

而“老王”在晚上,却用这个视频作为诱饵,让粉丝为他点小红星,然后,放出了视频里的一个静止图片,问:你们认出这个人是谁吗?

图片中的人物,就是面哥。

“老王”说,你看面哥当时的神情是多么轻松。

那意思是说,面哥不是有人逼着的。

“老王”强调说,如果这个视频放出来,会影响到面哥的形象。

那意思是,这个不能放,放了就毁了面哥。

这顿时使面哥的人格的真相,蒙上了重重危机。

这个视频里究竟是什么?

黄二蛋与“老王”借此一转,成了维护面哥形象的人。

同一日,回到费县家乡的彭佳佳却在不经意间又谈到了面哥。

这一个也被灼烧过的女主播,依然对面哥抱着坚定的支持。

面对种种对面哥的质疑,她说:反正他是好人,只要支持他就行了,无论发生什么,只要记住,他都是正确的。我相信他是一个好人。

黄二蛋与彭佳佳在这一天,都用不同的方式,给出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面哥。黄二蛋认为他掌握了面哥的黑材料,而彭佳佳则发自内心地认为面哥是一个好人,不容置疑。

谁真谁假,谁对谁错,正像面哥所说的他分不清好人、坏人一样,依旧深深地笼罩在杨树行村里,让这里的疑云又添几重。

但相信,人心的善,依旧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主旋,相信,人的心会选择踏实与真诚,那会给撕开疑云的侵扰带来制衡的必胜的力量。

让我们成为这个力量的一部分。

(感谢众多的网友对本文提供的信息资讯。本文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上一篇: 礼献国庆 极尺全屋高定双店齐开 欧亚美
下一篇: 【资讯】外国游客锐减,意大利旅游业面临前所未有挑战 纳沃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