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西北记忆(77)独家揭秘——“九洞天”的由来 贵州黔西棺材图片

2022-02-19 19:50:56

▲九洞天风光(时长:26秒)

一、

瓜仲河电站的开端

1980年人民公社时期,我在贵州省水利电力厅小水电处任副处长,主管全省的农村小水电站建设。1980年6月,因大方县鼠场公社吊水岩小电站发生雷击群伤事故,省厅派我和祝华贵工程师到大方县去调查事故原因及情况,调查结束以后,住大方县招待所。

▲一洞天:月宫天(袁德志 摄)

一天晚上,有坡脚区政府秘书熊一恒同志和猫场公社瓜仲河电站站长李隆孝同志来找我,反映瓜仲河一个大溶洞中的电站125千瓦机组已经不够用了,无法供应坡脚和猫场以及附近村寨用电。所以,要求省厅再支持增装1套125千瓦的机组,达到总容量250千瓦,解决目前供电紧张的问题。我说: “明天一起去看看再定。”第二天,我和大方县副县长李明高、县水电局局长韦付均并一起来的水电厅工程师祝华贵,坐上吉普车来到现场,坡脚区和猫场公社的领导都来了。我和祝工到现场一看,大吃一惊:天哪!在一座巨大溶洞中的小角处安装了一套125千瓦机组发电,再看大坝,是李站长和当地干部群众,采用大爆破把对面山的大岩石爆下来,拦截了六冲河水而成的,然后再在大坝的左侧开凿隧洞引水到大旱洞内供机组发电。这个引水隧洞过水量很大,小机组只用了一点点水能。

当时,我即回想到水电部农电司白处长曾打来了一个电话给我说: “《人民日报》刊登了你们贵州织金县在溶洞中装了一个小水电站,消息被一个国家的大使馆看到了,向水电部提出要求前来参观。”问我可不可以来。我回电说:“那个电站尚没有公路,附近村庄也没有条件接待外宾,所以,最好不来。”

▲二洞天:雷霆天(袁德志 摄)

当我看到瓜仲河这座大溶洞中的小水电站后,心里想,要看,就看这个大溶洞中的电站,但装机太小了,再加一台也还是小,有这么多水能被白白浪费,太可惜了。 所以,我就在现场的会议上说:“其他地方报到省里的电站因为省里资金少,都是报大批小,我看你们这个要报小批大。在这个大洞厅中,靠墙壁建一个大水柜,水柜旁一字排开装四台立式机组,每台320千瓦,共1280千瓦,我回去马上给你们下拨资金80万元,你们迅速组织指挥部开工,按民办公助政策,钱是拿来买机组的,水柜和土建施工由你们负责,争取快点搞出来,让外国人来参观我们这座世界第一的溶洞电站”。祝工也同意我的建议,县里各级领导当然高兴,也同意了。回到省厅,由祝工拟了下拨资金的文件到财政厅会签,80万元资金很快到位。

二、

瓜仲河电站的建设

▲瓜仲河电站(袁德志 摄)

接着回来在千难万苦中继续修建瓜仲河电站,施工三年多时间中,曾遇几次大的灾难,一次是洪水把大坝冲了个大缺口,水落下去发不了电,他们到贵阳去找省厅,省厅派夏工程师来和地、县水电局专家会诊此坝,他们意见是正正规规修一座蓑衣石坝才能稳固,可是一算账,大河上修此坝要300万元以上,谈何容易呀!杨如先和李隆孝去找我拿主意, 我说:“工程师们按科学技术定的大坝重修方案是对的,但哪里来的300多万元啊!全省小水电补助资金,毕节地区每年得到的资金不到100万,把三年的都给了,还不够,大坝冲了个缺口,我们花万把块钱搞个大钢筋水泥墩,倒下去做。大江截流,把缺口堵上再说。”

▲瓜仲河电站机电组图(袁德志 摄)

他们随即回来扎制了一座有脚的平台在缺口旁边,然后在平台上浇筑了一个和缺口一样大小的钢筋水泥墩,养护好以后,用炸药炸掉平台的两只前脚,轰的一声巨响,大墩倒向缺口,不偏不歪,正好塞住缺口,水马上就上来了,接着进行人工填缝浇筑水泥,加固了大坝,三十多年来大坝稳固。第二次灾难是上面小河的河水冲进了大洞厅,把开挖的机坑填满了,大家又来重新开挖,并在一洞天大门外打穿通向大河的排洪洞,才使第一洞天处于永久的干燥状态,电站终于安全了。

▲瓜仲河电站机电组图(袁德志 摄)

经过艰苦施工三年多时间,省厅继续支持小水电站补助资金, 电站终于在1984年发电了。

三、风景区的起步探查

1982年,我在安顺龙潭电站,发现了龙宫国家级风景区,向省委领导徐健生老书记 (徐健生,1912年-1993年,曾任中共贵州省委副书记,贵州省人大常委会主任,中共贵州省顾问委员会主任)书面报告后,徐老指示水电厅派我去龙潭电站蹲点,主持开发安顺龙宫风景区,一去三年,没有来瓜仲河电站。1984年安顺龙宫风景区在千难万苦中建成,开展搞起旅游接待,地方成立了龙宫风景区管理处。我于1985年回水利厅小水电处继续工作。有些人说我不务正业,拿水电经费去搞风景区,把人家的棺材抬在自己家里来哭。所以上北京水利部开会,邓司长当众问我 :“你不是去搞风景旅游了吗?为什么又来开会?”我说:“改邪归正了”,一句话惹得各省代表哈哈大笑。

▲三洞天:金光天(袁德志 摄)

后来水利厅小水电处改名为地方电力局,我仍当副局长,听说瓜仲河电站建成了,我非常高兴,于1985年春跑来看。李隆孝等老朋友都在,我告诉他们,这几年我都在安顺开发龙宫,所以没有来这里,龙宫也是电站,上面天池可以划船进水洞参观。李隆孝说: “我们这里也是这个情况,但是洞门被水封堵住了进不去,没有船,所以不知道里面的具体情况。”接着他带我步行翻山在外面走了一趟,一直走到到仙人洞大天桥下,当看到仙人洞雄伟壮观的景观,引起了我内心强烈的震撼,住了两天,我说: “我带你们去龙宫看看吧!”我随即带了李隆孝站长和几位职工到安顺龙宫作了一次参观。 然后我和李隆孝商量说:“要像龙宫一样地开发瓜仲河,必须谨慎,因为那是乌江的干流六冲河,水量要比龙宫的油菜河大几十倍,这是要冒极大风险的,弄不好会弄死人。知道贵阳河滨公园有几艘废弃的玻璃钢船,我们去和他们商量买下来,拿到瓜仲河探水洞,探明里面的情况再说。我们两个随即去河滨公园找到新来的园长,说明情况后那位园长说:“你们随便交点钱拿去吧!反正我们也不用了。”

▲四洞天:玉宇天(袁德志 摄)

我们当场交了三百元把船买下,我和李站长随船一起到了瓜仲河电站。第二天,我对全体电站职工说: “为了这里的人民脱贫,使电站更加发展,我们打算和安顺龙宫一样开发这个大水洞,大家好好休息一天,养足体力,后天抬船翻山探水洞,要准备好电筒和绳子,做几支桨,齐心协力,完成此次探查”。第四天除女职工坚持发电外,所有男职工个个踊跃参加探险,有几名女工也报名参加,大伙把三艘船翻山抬到郭家洞下水,慢慢顺流而下向前进,用电筒照里面,看见这自古以来没人看过的水洞景观,高大无比,景象庄严,雄伟瑰丽。大约划了一公里,水道不通了,水面上漂浮着数不清的木材和草类,大家估计这里距洞门天池不远,如果打通,船就可以从那边进来了。探了这一段,第五天休息。第六天继续抬船到上游的大天桥,从大方硫磺厂抽水站的取水口处下船,划进大暗湖,发现那是一个很大的弯曲形地下湖泊,似乎有几条分支水巷。船在里面转来转去,几乎迷失了回来的方向,李站长和我都有点紧张,经过若干努力,最后才找到原路回来,一看到天光,我就头晕呕吐,那是因为太紧张的缘故。没有进去的职工,还想进去,我说: “里面太可怕,不要再进去了,怕出事情,等以后开发搞清情况装上灯光后再去吧!”以后第九洞的暗湖,由外国专家组探查,测量距第八洞的不通距离有74米。

▲五洞天:葫芦天(袁德志 摄)

这次探查,拉开了开发“九洞天”的序幕。没多久,贵阳市园林局来人调查,说有职工告状 “河滨公园某领导勾结农民,贱价卖船吃回扣。”所以要搞清楚三艘玻璃钢破船的来历,电站把情况说清楚了,才使那位对九洞天开发作出贡献的老园长免背黑锅,这里要书上一笔,“九洞天”谢谢他了。

另外,要感谢的是我们水利厅的领导和地电局所有同志的支持,我多天不归单位,探查瓜仲河水洞,大家都能理解,没有责怪我不务正业。

、以电站作为基础开发九洞天

回到贵阳以后,我向徐健生老书记禀报此次探查的情况,徐老当即找水利厅李家平厅长说,仍和龙宫一样给电站点资金,打通水洞。李厅长又派了两名地质工程师和我一起来看了一次,回去报告值得开发,才由省水利厅下拨资金,由李隆孝站长找来浙江人的打洞施工队,经过一年多时间,至1986年秋,终于打穿了大门和中间不通的阻隔岩石共160多米。船由大坝天池一直划到云霄洞,航程约2公里。

▲六洞天:象王天(袁德志 摄)

水洞全部打通以后,我和李隆孝商量急需搞几项工程:

1、第一大厅是门面,要平整出来搞多个平台;

2、砌筑停车场的大堡坎;

3、建设上下“月宫”的环形通道;

4、打通“四十弯”廊道400米;

5、在第一厅造一个人工瀑布;

6、机房洞厅的道路开凿;

7、最重要的是修建大水洞中的栈道,水洞多长栈道修多长,此栈道非常重要,一是洪水期不能行船,可以沿栈道参观;二是便于装灯;三是方便工作交通。

▲七洞天:云霄天(袁德志 摄)

这些工程要花很多的钱,水利厅拨来的经费不够,厅里又把库存的30吨铝线给瓜仲河电站,由地区水电局变卖成钱交给电站搞工程。还不够,电站职工每人集3000元共2 1万元参入开发。还不够,正好 毕节地委书记禄文斌同志来“九洞天”视察后说:“人家胡克铨同志是安顺人,开发龙宫那是他的家乡,他和我们毕节非亲非故,来帮助我们开发,我们虽然穷,也要作些支持,你们来毕节,我批10万元给你们打栈道。”禄文斌书记言而有信,李隆孝到毕节去领得10万元钱,终于把栈道建成了。

后来总结:九洞天开发初期的工程,是以瓜仲河电站为主进行的,省水利厅拨的资金总数为301.36万元,其中用于开发旅游工程的65万元;毕节地区给10万元,大方县建设局5万元,徐老省委办公费1.5万元,电站职工集资21万元,其余的就是由电站职工投入的劳动力较难统计,其中包括李隆孝站长的脑力和体力劳动。

▲八洞天:一线天 [ 宝藏天 ](袁德志 摄)

五、省委副书记、省人大主任徐健生对开发九洞天的支持

(一)1985年,我把买贵阳河滨公园废船探了瓜仲河大水洞的情况向徐老报告以后,徐老先派科学院汪朝阳,金德明两位工程师和我来看了一次,因为玻璃钢船已经坏了,不能再进去,回去向徐老禀报说:“水洞是主题,但没有办法进去,不知道里面的情况。”所以徐老决定亲自来看,又叫我和他一起到大方。县领导陪同到了瓜仲河,从电站一直沿水洞旁的山路看到梯子岩,然后 徐健生老领导作了两条指示:

1、迅速组织打开水洞大门和不通的地方;

2、修建梯子岩上接纳雍境,下接大方境的断头公路。水洞施工没有钱买船,徐老回去从省委办公费中拨了1.5万元,给电站到红枫湖买了三艘铁船,徐老还向省水利厅领导交待,打水洞等的施工经费由省水利厅支持。

这两条后来都办到了,水洞请浙江人的打洞队来施工,经一年多于1987年初完成,公路则由猫场水泥厂厂长李发永承头,组织当地群众施工完成。

▲九洞天:大观天(袁德志 摄)

(二)1987年初,水洞打通后,我立即向徐老报告,徐老约了省委其他领导吴实同志等数人一起来视察,此时洞内已经装上灯光。 吴实同志说:“贵州能评上世界级的,恐怕也只有这个地方了。”徐老问我这个风景区取什么名字?我说:“大龙宫”,吴实和徐老都说不妥,那就把安顺龙宫贬小了,接着,我和二位老领导在船上数洞中天窗,共是九个,我说叫“九洞天”如何?徐老说:“好!”从此,“九洞天”就成了这个风景名胜区的名字。

以后电站的职工问我,能不能给每个洞天都取个名字?后来我根据各个洞天的具体形象分别为九个洞天取了名: 一洞天龙口天;二洞天雷霆天;三洞天金光天;四洞天玉宇天;五洞天葫芦天;六洞天象王天;七洞天云霄天;八洞天宝藏天;九洞天大观天。

徐老视察回去后告诉建设厅,说大方县又开发出来一处新的风景区叫“九洞天”,要求省建设厅去定个级别,建设厅请了文化厅潘厅长和一位名叫钟华的文人和我一起来看,回去报告后由 省建设厅于1988年下文批准为省级风景名胜区。

、外国专家考察九洞天

1987年9月初,贵州师范大学地理系杨明德教授到省水利厅找到我说: “中国新西兰国际岩溶科学考察队要来贵州考察,带队的是世界岩溶协会主席,牛津大学博士、新西兰惠灵顿大学教授波尔·威廉姆斯。其他5名外国成员全是专家学者,其中有一位女博士。中国方面参加的是师大地理系的主要教授,还有翻译人员,约15人左右。大家想把‘九洞天’作为一项主要内容,希望我能支持这次考察,安排一点经费。”

▲九洞天景观(罗大富 摄)

当时,我很高兴,也愿意支持这次国际考察,但困难的是小水电经费已经下拨完了,本处室没有钱。我即到省水利厅水土保持办公室找到谢达生处长,希望他拿点水保经费支持,谢处长慷慨答应,问我要多少钱,我说: “两万元就够了。”谢处长立即拨了两万元到瓜仲河电站,我即和杨教授来瓜仲河电站,找李隆孝商量,布置食宿、洗澡间,县里调来一名厨师,大方县的武孟伟县长和县水电局刘局长亲自前来坐镇指挥接待。

1987年9月12日,中外专家都来了,在欢迎晚会上, 由我致欢迎词:“欢迎各位专家到九洞天,这个水洞和很多洞穴自古很少有人去过,这次考察意味着探险,我们打算把这个地方建成一处风景旅游区,目前的状况,虽然原始和困难,但我们有信心和能力把它建成一座国际知名的旅游胜地。希望中外专家在考察中,给我们提出宝贵的建议,为这个地方绘制一张平面图,作为今后工程的指南。你们来的时候已经感到交通的偏僻和环境的不利,但我们能够解决,大柏油公路将顺河而来,大方硫磺厂今后要搬迁,环境一定会逐步转好。希望过几年‘九洞天’建成后,欢迎各位专家再来指导,谢谢!”

▲游客乘船观赏九洞天风光(罗大富 摄)

第二天即进行参观考察,我陪同中外专家一起走,当大家在第一洞天爬上“月宫天”的颈部时,那位女博士突然“哇”的一声惊叹这第一洞天的高大雄伟,大家都一阵爽朗大笑。到了第九洞天的天生桥下时,波尔·威廉姆斯教授说了一句“不瑞及贝格尔”,意思是“好大的桥啊”!我当即问他,桥要多高才算世界最大的?他说:“超过100米就算世界大桥了”,而我们这座大桥内顶距水面的高度有110米。有的外国专家叽里哇啦地向我发问,我只好回答一句“唉董提喽英格里西”(我不懂英语),大家又笑了!

经过6天的考察,外国专家为我们绘制了一张《九洞天平面图》,我一直把它保存了二十多年,成为建设“九洞天”的重要依据。六天的考察结束后,1987年9月18日晚召开考察总结汇报会,中外专家一排排坐在上面,我和武孟伟县长坐下面第一排,全体电站职工坐在后面。由波尔·威廉姆斯、凯文两位教授作报告,师大张英俊教授任翻译。

外国专家谈了六个问题:

1、作为资源对九洞天的评价;

2、旅游者将遇到的实际问趣;

3、关于交通道路的问题;

4、对外国游人的标准问题;

5、洞穴管理问题;

6、环境污染问题。

▲九洞天风光(罗大富 摄)

我一字不漏地作了记录,回到贵阳整理出来后,交给徐老,徐老叫办公厅打印发给省里有关领导和有关单位。现报告原件还在,已经存入“九洞天”的档案。

外国专家对“九洞天”评价说:“这个地方非常重要,具有重要的国际性,它不仅属于中国的,贵州的,是属于世界的。其特点是地表的景观与地下的形态相结合,可以胜过世界上的任何景致。这个景区同世界著名的南斯拉夫旅游胜地相比,同样给人们以深刻的印象。它的重要性还有水力发电功能与旅游风景资源相结合,这对国际旅游者是非常感兴趣的,因为,他不单纯是风景区。在学术研究上,这个地方是教程的典型,是喀斯特岩溶研究的模式。但是,也不要忽视文化方面的价值,比如:它有古生物化石,也有很多洞穴生物和洞穴利用的遗迹……。这些文化信息也不亚于地质地貌。”

▲九洞天洞内风光(罗大富 摄)

后来“九洞天”能在国际组织和博鳌国际旅游论坛上被评为 “世界王牌旅游区”之一(中国只有七个)和“中国最具有影响力的十大国家级风景区”之一,这是和波尔·威廉姆斯教授的评价有很大关的,因为此时波尔·威廉姆斯教授已荣任联合国世界遗产评审委员会主席了。

、“九洞天”的开发建设因为没有资金而搁浅

自中外专家考察以后,我在水利厅仍任地电局副局长,主要工作仍是和刘殿云老局长及干部们配合,抓全省的地方电力建设管理和农村电气化,并促进织金县洗马塘电站开发恐龙湖水利国家级风景区。所以,没有过多的精力来为“九洞天”服务。1990年刘殿云老局长退休,厅长找我去谈话,打算任我为地电局局长。我向厅长说,自己已经55岁,这些年搞得身心疲倦,不想搞领导职务了,希望任命年轻的同志当局长,要求安排一点担子轻的工作给我。厅长同意后,即下文任命我为正处级调研员,仍在地电局内,有事去办,无事看书、学习,研究佛学。

▲九洞天风光(罗大富 摄)

此时徐老已经近80岁了,经常住医院,我也常去家里和医院看望他老人家,并报告织金恐龙湖成了水利国家级风景区,徐老听汇报后非常高兴。徐老在医院中写了一篇关于“九洞天”的《病中日记》交给我,我含着眼泪接下,随即到瓜仲河电站交给李隆孝。对于继续支持开发“九洞天”的事情,我已经力不从心,爱莫能助。

经过若干曲折,后来直到2004年,“九洞天”经省建设厅来作了“总规”以后报国务院,中央派专家组来考察,“九洞天”才于二○○四年一月十三日被国务院审定公布为第五批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全称为“九洞天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

八、

农民企业家李发永为建设保护宣传九洞天出钱出力

大方县猫场镇有一位远近闻名的农民企业家叫李发永,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承包了当地一家面临垮台的乡镇企业——猫场水泥厂。他采取民间集资技术改造,科学民主管理,主动开拓市场等措施,使猫场水泥厂起死回生,效益大增,稳定年产水泥8万吨,产品供不应求,解决了许多当地农民工的就业问题,资金积累日益丰厚。

▲游客乘船观赏九洞天的洞内风光(罗大富 摄)

经过县、乡党委和政府的多次说服动员,希望他能带头保护九洞天,建设九洞天。为了发展自己这个偏僻的家乡,带动更多的农民群众脱贫致富,推动“九洞天”的建设保护和宣传,李发永召开职工和股东大会,大家一致同意介入“九洞天”的建设与保护,并成立了“贵州省大方县九洞天资源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县里按政策规定颁发给公司营业执照和旅游许可证。

公司利用群众入股资金加上贷款共1000多万元投入对“九洞天”的建设、保护和宣传。其主要建设内容有:“修公路,买土地,盖大沟,筑围墙,建大门,建宾馆,建车场,建餐厅,造栏杆,修旱洞,建码头,造铁船,布电路,安灯光,还有管理房和厕所等等一系列基础设施。”

▲九洞天的喀斯特地貌风光(罗大富 摄)

通过努力,使“九洞天”周边的环境得到改善,旅游形象得以大幅提升。

在深圳召开的世界三大华人国际组织评审中国风景区的会议和博鳌亚洲旅游论坛会议上, “九洞天”出人意料地捧回了两块金牌:1、中国最具有影响力的国家级风景区九洞天(全国只有10个);2、国际王牌旅游区九洞天(全国只有7个)。

如今,我虽然退休在家,但仍关心九洞天的建设和开发,李发永和李隆孝经常到贵阳找我,征求建设性意见。比如:他们问我大门如何修,我即带他们到贵定县去参观贵定烟草公司大门,按那个式样修建,我还去找我的老同学,贵州著名书法家戴明贤先生题写了“九洞天”三个大字镶嵌在大门上,我还为大门撰写了一幅对联“一洞锁乌蒙虎踞龙盘惊寰宇,九天绝尘世山雄水奥冠神州。”

▲游客慕名到九洞天旅游场景(罗大富 摄)

目前,毕节已经成立了 “毕节地区九洞天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管理局”,将开展对“九洞天”的规划和一系列的建设工作,展望不久的将来, “九洞天”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一定会成为国内外游客向往的旅游目的地。

备注:原文撰写于2009年7月,名为《九洞天由来》;现改名为《“九洞天”的由来》,略有删节。作者胡克铨,贵州省水利厅原地方电力局副局长(正处级调研员)、高级工程师,2020年已经85岁高龄。

文中提及的李发永和李隆孝已经作古。谨以此文纪念为“九洞天”的发现、保护、建设、宣传和开发作出贡献的所有人!

作者简介

作 者:胡克铨(贵州省水利厅高级工程师)

感谢袁德志为本文提供图片;除标注外本文图片均由罗大富拍摄

编 辑:吴 芳

编 审:秦 恒

监 制:叶光良

更多新闻

上一篇: 浦江郊野公园梦幻花展已到最佳观赏期,摆好pose拍摄属于你的大片!有门票送哦! 向日葵卡通背景图片
下一篇: 体感游戏、美味赣菜、立体书籍......服贸会上省区市展区亮点纷呈 体感游戏